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 >> 动态 -> 正文

全面看待足球改革成果 青少年培训体系新进展

2016-11-17 10:41:00 中国体育报
0

  初冬的北京,寒气渐浓。然而,位于北京西部的京西足球俱乐部里,草地依然青翠,上面跃动的足球和孩子的笑脸,让人们感到浓浓暖意。

  如果每天路过这块靠近首钢篮球中心的足球场,一年中至少会有350天看到在那里认真指导训练的教练、场上忘我奔跑的孩子以及场边为他们加油的家长……这已成为京西足球俱乐部一景,用俱乐部总教练李群的话说,这是一种文化。

  京西足球俱乐部的发展如同近年青少年足球那样起承转合:2008年,国内足球尚处低谷,刚成立的俱乐部也同1994年职业化后全面兴起又快速陨落的足球学校一样,遭遇了严酷市场环境的打击。李群说,那时俱乐部只有几个教练,但有时,来训练的学生甚至比教练还少。

  在这样的环境中,京西足球俱乐部坚持到2009年。当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启动。

  “校园足球启动后,我们的情况并没有立刻转好,但凭借与石景山区几所学校合作,他们聘请俱乐部的教练到校上足球课,开课后辅导班上,到我们这儿训练的学生渐渐多了,‘京西’的名气也响了起来。”李群说。

  去年底,逐渐走出经济困境的京西足球俱乐部再迎利好,成为中国足协和大众汽车合作的北京青少年足球训练营,每周中和周末,北京通过校园足球联赛选拔出的孩子集中到这里接受免费训练,而俱乐部已扩展到有数十人持证的教练员队伍,也能给孩子们提供专业指导,费用由中国足协和大众汽车承担,俱乐部也成为国内青少年足球培训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足球之前走了一些弯路,但现在,我们应该转变思路,尤其是强化青训体系的搭建,毕竟青训不仅仅是足球的基础,更是贯穿从基层到竞技序列的脊梁。”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如是说。

  在《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和《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中,青训被重点提及,青少年委员会更是和其他11个专项委员会一起,成为调整改革中国足协专项委员会的一部分,我国足球青训发展迈出了实质性的第一步。

  青少年委员会做的第一项工作是从去年底开始启动“青训中心、青训营”项目,即在全国31个省区市和足球基础较好的城市成立青训中心、青训营,利用出色的师资和硬件为有进步需求的青少年球员提供课余再训练的条件。在中国足协看来,这种模式有些像以往的业余体校,均是利用体制、机制优势,也与《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提到的“举国体制和市场机制相结合”的要求不谋而合。一些地市的青训中心、青训营,原本就是民间的业余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像大众这样有责任感的企业也以公益形式参与进来,重建了青训基础平台。

  有了数十个青训中心为网络,青少年委员会今年7月还推出名为《中国青少年高水平足球后备人才培养行动》的计划,核心内容是打造由全国各地青训中心、青训营和校园足球优秀队伍参加的大区赛、总决赛。

  千万不要小看赛制的变化——过去,青训中心、青训营的比赛(足协序列)与校园足球的比赛(教育序列)是两条平行线,但通过国务院联席会议制度,双方达成体教融合的一致,将由两部委及相关单位共同做好青训工作。

  中国足协青少部主任唐峰介绍,“大区赛将采取主客场赛制,按照成年标准、规格组织,参赛队体育系统、教育系统的球队都有,大区也将从参赛队中选拔优秀球员组成选拔队,原则是两大系统球员各占50%,选拔队再参加总决赛,然后再组建各年龄组国字号后备梯队,从而搭建青训从基层到竞技序列的骨架。该模式也有助于调动体教的积极性,利用双方优势,达到1+1>2的效果。”

  对于外界关注的校园足球联赛的球队、球员能否达到专业系统球队、球员的水平,唐峰说:“我们将同教育部门共同做好基层教练的培训,近期已制订‘百人辅导员’计划,邀请国内的老教练、退役球员扎根学校,直接帮助校园足球提高水平。”

  记者由此想到原八一队主教练刘国江。他退休后在青岛一家企业资助下,一直做基层足球的义务推广工作,但时常抱怨工作太孤独,因为社会上有很多与他一样有能力、有意愿的足球工作者,却没有施展拳脚的空间……

(编辑:张素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