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足协新闻 -> 正文

足协重祭成功模式 八年时间筑梦奥运——“2024奥运希望之星计划”今日泸西启动

2017-03-25 16:16:00 体坛周报 马德兴
0

  中韩长沙之战,国足历史性地首胜,极大地鼓舞和振奋了国人的精神与心情。在为国足历史性的胜利而欢呼的同时,我们其实都很清楚:中国足球的基础依然很薄弱,依然还有很多基础性的工作要做!因此,中国足协一项立足长远、着眼未来的全新青少年工程——“2024奥运希望之星计划”今天(25日)已经悄然在云南泸西启动。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长沙的中韩之战之战时,超过千名2001年龄段的小球员正汇聚云南泸西,参加2017年全国青少年男足U16联赛第一阶段的比赛。或许更没有人注意到,就在各个比赛赛场的现场,一群中国足坛的成功名宿正在观摩考察,开始为2024年奥运会展开行动,选拔优秀苗子。昨天(24日),联赛第一阶段第五轮也就是最后一轮比赛结束后,由这些名宿选拔产生的100名小球员直接集中,展开为期五天的首期选拔训练营活动,最终将产生第一批好苗子,代表中国U16国少选拔队参加即将在法国进行的蒙太古杯赛。

  终于,成功名宿走到一起了!

  青少年现任国字号教练组成员黄传宏、王雪冬、李刚、刘俊威(从左至右)

  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外界评价中国足球的一大毛病就是“不团结”,不管是管理层还是下面的基层教练,相互之间缺乏团结协作。但这一次,中国足球破天荒地有史以来第一次,让以往率中国青少年队伍取得过成功的老教练们重新走到一起来了!从当初最早率国少队参加过1989年苏格兰U16世少赛、1991年意大利U16世少赛、率77-78年龄段健力宝青年队参加过1997年大马世青赛的前中国男足主教练朱广沪,到后来率86年龄段国少队征战过2003年芬兰U17世少赛、到率88年龄段国少队在2005年秘鲁U17世少赛上取得中国男足有史以来在世界大赛上最好成绩第七名的张宁,再到曾率81年龄段国青队征战过阿根廷世青赛的沈祥福,等等,所有这些中国本土教练都来到了云南泸西,参与队员的选拔并组织球员展开集训。唯一遗憾的是率85年龄段国青队获得2004年马来西亚亚青赛亚军的主教练殷铁生以及1996年率77-78年龄段国青队获得亚青赛亚军的唐鹏举,因为目前在分别青岛中能队和天津泰达工作、无暇分身而未能赶到泸西,参加这次选拔与集训工作。

  刘春明(左)与张宁(右)

  能够让这些以往率青少年队伍有过成功经历的教练走到一起,本身就已经是中国足球的一大进步!放在前些年,这几乎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不止是这些成功率队的老教练,中国足协新近成立的“元老团”负责人王俊生以及戚务生、迟尚斌、宿茂臻、区楚良等一些原中国足协的领导以及前中国国家队主教练或助理教练们,也都来到了泸西,投身于青少年足球的选拔工作,为中国足球冲击2024年奥运会而提前展开行动。除了上述名宿之外,目前担任99年龄段国青队助理教练的黄传宏、王雪冬,担任02年龄段国少队教练的刘俊威、李刚等教练也都来到了泸西现场,帮助足协青少部一起参与选拔工作。如此厚实与庞大的选拔团队,在中国足球历史上是从未有过!

  眼下的中国足球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氛围,即对中国足球以往的历史一概予以“否定”,尤其是对中国足球以往为数不多的成功也是全盘否定。譬如说,中国足球自2005年以来,青少年队伍就一直从来没有能够再进入到世青赛、世少赛行列,但外界更热衷于谈论2005年荷兰世青赛上的85年龄段国青队在德国人克劳琛的率领下所取得的成绩,而对于当年在秘鲁世少赛上取得中国足球在世界大赛上有史以来最好成绩的88年龄段国少队以及主教练张宁避而不谈。而且,在谈及青少年队伍以往所取得的成绩时,言罢必称“改年龄”。笔者不想为“改年龄”的问题进行辩解,只是想说:这个问题过去有、现在依然有,将来也还会存在,而且国内有,国外特别是亚洲诸国也都有,但这些教练率以往的中国青少年队伍取得成功,恐怕并不是靠着所谓的“改年龄”,而更多地恐怕还有其独到之处。而且,为什么“改年龄”的情况在依然没有彻底杜绝之前,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各级青少年队伍就再也没有取得过成功、进入到亚洲四强行列?

  遗憾的是,在“否定一切”的情况下,这些教练率队取得成功的经验与法宝也被随之全盘否定。必须承认,中国本土教练有其不足之处,特别是在成年队和一线队、职业队执教时,其技战术理念方面的局限性受制于整个中国足球的大环境,落后于欧美先进国家的一线队教练,但在青少年球员培养方面,这些率以往国字号队伍取得成功的教练在从事青少年球员培养方面还是可以“撑起一片天”的,与目前国内诸多基层带青少年队伍的教练相比,还是有优势的。也正因为此,这一次中国足协的领导们“放下身段”,将这些率队取得过成功的老教练们全部请到一起,这才有了这次泸西的“盛会”。

  对于2001年龄段的这些U16小球员们来说,他们是幸福的,一方面,国足击败韩国队,中国的青少年球员无需再有“恐与不恐”一说;另一方面,因为长期接受了地方带队教练的指导之后,如今有从前国家队、到前国奥队、到前国青队、前国少队主教练的点拨,接受他们的熏陶,对他们未来的成长而言,无疑将会起到更为积极的意义和作用。谁让这些孩子正好是2024年奥运会的适龄参赛球员呢?

  成功,足协重启15年前模式!

  眼下,外界对中国足球贬多赞少,特别是竞技成绩方面不尽人如意。职业球队虽然战绩尚可,但都清楚是用钱“烧起来”,而且还是因为有那么多的大牌外援。而中国各级国字号队伍在亚洲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力,普遍的共识是缺乏好球员,或者说我们的培养方式出现了问题。也正因为此,自从2004年95年龄段国青队以及88年龄段国少队先后获得亚青赛亚军以及亚少赛冠军后,中国往后的各级青少年队伍就再也没有在亚洲大赛上进入过前四名、获得世青赛、世少赛入场券。

  可是,当我们一直在拘泥于从2004年之后的亚少赛、亚青赛上未能成功、失败的原因时,却很少有人会追问一下2004年亚青赛、亚少赛乃至更往前的亚青赛、亚少赛缘何能够成功?而这就不得不提到这次在泸西负责牵头的前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现已经退休的李晓光。因为正是他在这个世纪初担任技术部负责人时牵头搞起了“训练营选拔模式”,从而为中国足球选拔了一批可用之人,而目前在中国国家队中的蒿俊闵、王永珀、郜林、冯潇霆、黄博文、于海、曾诚、王大雷、于大宝等出战长沙中韩之战的国脚们,都是从这些“训练营”中走出来的球员。随着“训练营模式”被全盘否定,也就是89年龄段球员开始,中国足球出现了全面的断层。这究竟是一种巧合?还是一个必然?历史将会给出最终的答案(其实答案已经给出了)。

  本世纪初,中国足协技术部围绕着亚青赛、亚少赛进行有针对性的各个年龄段选拔,当时所有国内各个年龄段的梯队都集中到清远基地展开冬训,并在冬训期间组织选拔。由于当时中国足协已经组建了81年龄段国青队以及84年龄段国少队,围绕着下一年龄段也就是85年龄段国青队、86年龄段国少队,足协第一次组织了大规模的选拔。在国内所有适龄球员中先是选拔出100名左右有潜质的球员展开有针对性的集训,一年组织两到三期集训,然后再逐年筛选,从最初的100人左右到80人左右、50人左右、35人左右。在这个基础上最终组成中国国青队以及国少队。

  这样的选拔方式效果是异常明显的。就以刘春明所率的86年龄段国少队(以蒿俊闵、王永珀为代表)为例,该队在2002年阿联酋亚少赛上获得第三名,是中国U16国少队时隔12年之后第一次获得世少赛入场券。这之后,张宁又率88年龄段国少队(以王大雷、于大宝为代表)获得了2004年亚少赛冠军,这是中国各级国字号队伍获得了最后一个亚洲冠军称号。而85年龄段国青队采用同样的方式,在2004年马来西亚亚青赛上获得了亚军;以黄博文、于海、曾诚、于汉超等为代表的87年龄段国青队原本已经具备了获得亚洲冠军称号的实力,但参赛之前,因为08国奥队事宜的折腾,主教练贾秀全率五名主力支援杜伊刚刚接手的国奥队赴日本参加一场无关紧要的热身赛,导致球员的状态受到严重影响,最终止步于八强,未能更进一步。

  也就是说,中国足协经过这几年的实践,这种“选拔训练营”是富有成效的,而且也是成功的。遗憾的是,在2004年底至2005年的冬训期间组织了87年龄段的选拔营之后,因为足协内部的人事变动,尤其是领导层的变化,加上足协内部分工的变化,这种“训练营模式”被叫停。而87年龄段也就是黄博文、于海等这批球员,成为从这个训练营中走出来的最后一批球员。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必然,从89年龄段开始,也就是张琳芃、曹赟定、吴曦、任航等为代表的球员,中国足球突然开始呈现“断档”之势,尽管这些球员目前在国家队中已经逐渐成为主力球员,但他们更多地属于自然接替者,而非“赶超者”。

  12年一个周期,中国足球经历了反反复复的折腾之后,如今重启“训练营模式”,令人感慨万千。当然,这次“训练营”不是过去那种模式的简单重复,而是在原有基础上更进一步创新。譬如,专家选拔团的人员组成情况就是其中之一。再譬如,这次选拔是在正常的联赛基础之上,通过联赛的几轮观察之后,从赛场挑选出好苗子,然后再专门组织安排集训,而且未来为这些好苗子所提供的条件、特别是国际比赛的机会也将超过以往。

  没有人能够确保这种模式就一定能够让这批球员未来成功地进军2024年奥运会,但是,至少这是中国足球“拨乱反正”、回归正途的一种正确而理智的选择。对中国足球而言,有以往成功的基础与经验作为保障,总比“摸着石头过河”、“全盘否定一切”的做法,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但愿中国足球不再继续折腾,坚持八年的时间,不信不会取得成功!

(编辑:杨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