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足协新闻 -> 正文

博击长空 将青训进行到底

2017-04-29 17:31:00 中国足球协会
0

  新华社北京4月28日电(记者公兵)初见陆建军,瘦瘦高高,一身运动行头,以为是专业足球运动员出身。但细问之下,原来他35岁以后才开始踢球,那股子热情如今已经保持了7年,而且,他的这股热情还会一直保持下去。

  陆建军是上海博击长空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人,俱乐部主要包括业余队和青训两大板块。身处中国足协业余联赛的这支球队由嘉定城发集团冠名,在一周多前结束的中国足协杯第二轮中2:1力擒中甲武汉卓尔,保留了业余球队的火种,也延续了俱乐部去年就晋级足协杯第三轮的“光荣传统”。

  实际上,在陆建军眼中,业余球队只是自己的“副业”,能不能踏入职业赛场,进入中乙、中甲甚至中超,目前都不在他的计划当中。他真正的“主业”是青训。

  2014年3月,俱乐部成为上海市足协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2016年2月,他们与上港俱乐部签订青少年培训协议,这标志着博击俱乐部青训球员具备优先进入上港这一国内一线俱乐部的机会。博击俱乐部现设19所布点青训学校,其中小学14所,中学2所,幼儿园2所,以及儿童福利院1所。合作学校多样化,既有重点实验学校也有普通学校。小学覆盖率已达全区61%。博击俱乐部全职教练员40人。青训学生总人数489人,注册总人数233人,博击俱乐部的精英学员大都由此选拔而来,拥有完善的内部联赛,及每年的固定赛事博击杯。

  最值得一提的是,博击长空每周一到周五下午放学后为小球员们上足球拓展训练课,全部免费。在全国范围内,全部免费的足球青训教学当然不止博击长空这一家俱乐部,陆建军给出的理由是“可以更好地坚持俱乐部的教学理念,同时针对孩子不应过多强调收费”。不过,实际上,陆建军还是一家市政公司的老板,用公司的收入来部分贴补俱乐部,是这家俱乐部的真实写照。

  “俱乐部目前每年的缺口大概有500万,”陆建军这样说,不过似乎他并不因此发愁,因为与上港签约意味着后者每年会给他们拨一部分钱,未来精英队培养出来的球员到16岁可以签职业合同了,而他们的收入也就慢慢有了。不过,陆建军也有自己的担心,那就是青训机构良莠不齐从而破坏市场,联合补偿机制不够完善打击从业者积极性。

  2014年,原西班牙瓦伦西亚俱乐部青训总监斯特凡加入博击俱乐部,身兼业余队主教练和青训总监两职。相比主教练的头衔,斯特凡更钟意做青训总监,因为青训才是这位常年在西班牙生活工作的罗马尼亚人充分施展的舞台,他也的确为俱乐部带来了原汁原味的西班牙青训体系。

  除了借助“外脑”,博击长空也充分使用了本土人才,比如原申花队球员王洪亮,原中远队球员张晨以及原东亚队员李铖。作为俱乐部副总经理,王洪亮说:“我们在青训这方面投入巨大,而且我们的基本要求是成绩好的孩子才能来踢球,因为孩子一定要先把学习搞好才能对足球有更深的了解。我小时候接受的那套足球教学方法有很多不科学的地方,现在要让孩子们避开那些弯路,比如我们在培养起来孩子们的足球兴趣之后,会让他们多打比赛,在比赛中去掌握技术,我们的训练很少会用大部分时间去练所谓的个人技术,所以孩子们现在踢球的团队意识很强,他们逐渐学会比赛,在比赛中运用最合理的技术,这就是整体足球的理念。”

  显然,王洪亮的职业球员身份让他对足球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而让孩子们避免走过多弯路,他们秉持的少练技术、多打比赛的理念在国内也多少具有一定新意。他们精英队的孩子正是坚持了这种理念,虽然个人技术不突出,但实战经验丰富,屡夺赛事冠军。

  这种“新”还有别的体现。踏入俱乐部二楼的多功能厅,一面大大的电视墙很显眼,上面有多路视频信号连接着他们负责的青训学校。坐在电视墙前,你对学校所有的训练比赛情况一览无余,不仅有利于统筹教学,还能随时掌握突发情况。 “我们花了100多万上了这个系统。这样我们的青训总监坐在这里就可以看到每个学校的训练情况,发现问题可以马上沟通,需要过去现场指导也很方便。而且这里的视频资料可以保留一个月,如果训练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家长和学校可以随时调看。”陆建军说。无疑,这为因比赛训练受伤产生的纠纷也提供了解决方案。

  5月2日,他们将在足协杯第三轮主场迎战中超球队天津亿利。而球队的中期目标之一,就是在足协杯中战胜一次中超球队,这个目标能实现吗?

  “保持平常心,我们俱乐部以青训为主,而人家(天津亿利)毕竟是中超传统强队!”陆建军说得很实在,可以想见的是,这家以青训为主的俱乐部更在意的是远期目标的实现——俱乐部形成自我造血功能,青训球员为成年队效力,通过比赛磨炼,将部分优秀球员推荐给全运队、职业队甚至是国家队,建造10片标准足球场,将嘉定打造成足球之乡、青训之乡……

(编辑:李鑫)

相关新闻